蜗牛读写

乡间岁月容易过,醉卧北滩坡。

半生浸淫故纸堆,错过多少现世欢娱。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